一条咸鱼干

咸鱼本鱼

【一织陆】笼




※借用星巡设定,人物性格瞎编,大型OOC现场






   Coda蜷缩在笼子里,贴着冰冷而坚硬的栏杆。他的前爪受了伤,血液凝结住了一块软毛,他想伸出舌头清理一下伤口,却提不起力气,失血和饥饿让这个还未成年的兽人的脑袋又昏又沉。

   Bestia的神灵此时抛弃了他,他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船,命运将他于股掌之间把玩,所有的挣扎和痛苦都像不过是巍然大树下的蚍蜉。Coda试图站起来,发出野兽的嚎叫也好、撞向冰冷冷的栏杆也好,他需要做点什么,Fang还在等着他,商队里没完没了的烂摊子还在等他收拾……但是他的四肢软得像是春天新抽出来的芽,思绪也渐渐搅成了一锅粥。他摔回笼子的角落里,像是西西弗斯手下的巨石再一次跌至山底。

   然后他看到束着长发的少年蹦蹦跳跳着走了进来。他的红头发鲜艳又柔软,左边略长,贴在白皙的侧脸上显得温和而清秀,外套上悬着的蓝宝石随着他轻快的步伐晃出细碎的光泽。

   Coda压住内心的不适,求生欲强迫他拖着身体挪到靠近少年的那端笼子,发出可怜又虚弱的叫声。

   少年的表情变得柔软起来,他蹲下身,伸出一根指头探进笼子里,点了点Coda软趴趴的耳朵,“好可怜啊,你是想出来吗?”

   Coda抬起蓝灰色的眼睛,点了点头。

   “那你会逃跑吗?你可是我给Orion准备的礼物。”少年叹了口气,脸上浮出了一点委屈,“上次恶作剧过头了,Orion一直不肯理我,你说我把你送出去他会原谅我吗?”

   被当成求和的礼物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Coda心里生出了屈辱感,又苦于陷入困境,不敢有什么举动,眼里闪过悔意与痛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太弱,也不会在两方商队的混战中成为俘虏,流落到黑市,被卖到附近的Lama星上当玩物。

   “Bestia的兽人真有意思。”少年发出一声轻笑,“别想啦,我是不会放你出来的,你尽力掩藏着愤怒和屈辱的模样我真喜欢。”

   Coda内心的恨意终于爆发,他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想要咬断少年伸过来的那根手指,却被对方飞快地躲开了。

   “欸?你以为我是什么好人吗?我不是哦,你误会我了。”少年眨了眨眼睛,还是那副无害的嘴脸。

   Coda冷漠地看了他一眼,眼里的光渐渐暗了下去,转过身将自己团起来,脑袋埋进柔软的大尾巴里。

   然后他听到笼子的锁扣发出一声轻响,一双微凉的手将他抱了出来,接着他的脖子被缚进了一个环状的东西里。他猛地睁开眼,爪子恶狠狠地刨上对方质感良好的衣服,体内的力量蓄积而出,一股暖流蔓延上了四肢。

   他在极端的情绪下化成了人形,赤身裸体,披头散发,毛绒绒的耳朵从发丝里顶出来,微微发着颤。少年被他的体重压倒在地上,躺在他的身下,表情略略有些惊讶,很快又挂起了笑容,那双橙红色的眼睛漂亮得可以溢出星河。

   Coda喘着粗气,一口咬住少年的颈脖,尾巴上的毛几乎要炸开了。他的大脑混乱得只剩下杀意,完全违背了平日里冷静的做派,彻底失控。

   尖牙刺进了柔软的皮肤,渗出一缕血丝顺着颈部线条滑了下去。尖锐的痛苦让少年皱紧了细眉,他一把扣住Coda的背部,指甲陷进温热的皮肉,“你的脖子上是特质的炸弹,你要是不松口……我就先送你下地狱……”他的声音断续又干涩。

   Coda的大脑终于清醒过来,他颤抖着松开牙齿,身体因为疼痛和虚弱终于支撑不住,软在了少年的身上,视线也逐渐模糊。

   “你真有趣,我喜欢你,我决定不把你送给Orion了。”少年弯起手指,从Coda的眼角一路滑倒了他的下巴,“我叫Erin,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在意识彻底剥落的前一秒,Coda意识里只剩下如何在未来让这个恶劣的家伙悔恨地哭出来。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