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干

咸鱼本鱼

【神秘博士】Everything Ends

他是个老家伙了,头发越来越稀疏,眼角堆砌了一道道皱纹,只有眼睛还藏着一点年轻的活力。那双眼睛,贮藏了整个宇宙的秘密,看过了种族的崛起和毁灭,见证了行星的诞生和燃烧,当你注视着它们的时候你会窥视到永不熄灭的战意和永不怯懦的决心。

他每天都会带着Handles去钟楼上看日出,Trenzalore的日出时间很短,只有几分钟,在这段时间里,太阳的温暖会毫不吝啬地洒满大地,柔和又漂亮的晨光铺盖在皑皑白雪上,又偷偷渗进小镇人家的窗户里。远远的天幕也被金光浸润,云层和群山的轮廓也更加清晰了,一切都被光明眷顾着。

但曾经看似慷慨的太阳会很快沉下去,随之而来的又是夜晚和细碎的雪花。万物都有终结,没有什么永远,那些幸福故事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生命体编出来的谎言。这个宇宙充满的是死亡、鲜血和战争。他会死,Handles也会死。抱歉用死这个词总结一个赛博人的脑袋,但是这个老伙计已经陪伴他太久了,已经三百年了。三百年,如果把这个时间代入到地球人身上,那个脆弱的生命的坟墓旁会多出好几座,他的子孙或许都已经遗忘他的存在了。

人类,多渺小啊,连宇宙的一粒尘埃都算不上。自己又是为什么因为他们停驻?

因为有很多人都像他不可思议的女孩一样,会牵着他的手奔跑,会义无反顾拯救世界,却不屑于当大英雄。

又是为了什么停驻在这里?这里是Trenzalore,Doctor的陨落之地,那无数的坟墓中会有那么一冢属于他。待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分子都仿佛在提醒他,你会死去,你会腐烂在土壤里,后人会把关于Doctor的回忆变成故事,你或许会被丑化成一个怪物,每晚偷偷钻进胆小孩子的梦里。

但是他必须得守在这里,每次伴着简陋篝火和Handles迎来黎明后,他都会想起来自己停留的原因。宇宙中最古老神秘的问题在等着他,当然,或许他永远都不会回答。

【Doctor Who?Doctor Who?Doctor Who?】

没人会解答的。除了……孩子。

那些心之所在足够正直的孩子,在星位恰到好处的时候,可以听到他的名字。

他已经习惯于住在圣诞镇里,每一次战役胜利后,他会和大家一起开庆祝会。孩子们会给他画肖像画,英勇的博士用他的起子迎战敌人,多么伟大又振奋人心。他还是不习惯喝酒,满满一口灌进去,辛辣的味道刺激了整个口腔,他把酒液又吐回杯子里,伸出舌头,试图让冰冷的空气挽救一下味蕾。

他会跳舞,喝醉的长颈鹿之舞,不需要花哨的舞姿,你只需要学他举起手来,随意晃动着身体,跳的好的孩子会得到一个大大的拥抱。

Don't be cool,cool is not cool.真正酷的只有领结,比如他脖子上的那一个。

疯闹过后孩子们会缠着他讲故事,他会避开时间大战,讲他是如何在各个星球间旅行,如何战胜那些丑恶的敌人。

宇宙那么大,时间那么无限,他有太多太多的回忆了,好的坏的,有趣的无聊的,它们蜷缩在一起,快要撑坏他的脑袋了。

我们到最后都会变成故事,故事还会变成歌或者悲喜剧,会被贬低或是传唱。他和孩子们说。

你的故事足够好吗,治安官先生。孩子们问他。

我正在努力,努力让它变成一个更好的故事。他笑着回答。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