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干

咸鱼本鱼

【一织陆】末世


⭐世界末日设定

⭐短打练手OOC慎入

⭐轻微♂









    子弹射出枪膛,膛底受压产生的后坐力震得七濑陆手臂发麻,肩膀一阵颤动。他咬住下嘴唇,控制着手臂的动作幅度,又送出一发子弹,射进了最前方丧尸的大腿里。一旁的和泉一织见状,立刻移动枪口对准了那只拖着伤腿仍试图前进的丧尸的脑袋,爆开了那颗狰狞变形的头颅。


    楼上架起的狙击步枪拥有强大的火力,配合着楼下被分配自动手枪的小队的精确瞄准,终于消灭了最后一批试图破入安全区的丧尸。


    安全区爆发出一阵欢呼,大家在火药味和腐臭味交织的空气里互相拥抱亲吻。


    七濑陆的额发被汗水打湿,软趴趴地贴到鼻梁上。他大口喘着气,一把扔掉手里的手枪,扑进和泉一织的怀里,攥紧了他背后的衣服,捏出褶皱和手掌的红印。


    “我们胜利了!一织!”七濑陆带着哭腔。


    和泉一织轻轻搂住他的肩膀,叹了口气,“七濑さん是第一次参加防卫战呢。”


    七濑陆重重点头,乱糟糟的红发蹭上和泉一织的侧脸。


    “您害怕吗?”和泉一织轻声问。


    “不害怕的,有一织陪我。”七濑陆擦干了眼角的水痕,抬头吧唧亲了一口和泉一织的唇角。


    善后的小队从后方赶来,有秩序地跳下军用越野车,穿戴着丧尸的防护服,开始清理战场的尸体。



    末日的太阳都是冷淡又慵懒的,颓靡地藏在云层后面,不愿给予过多的光明和温暖。安全区被罩在一片灰色调里。这栋用作遮蔽的残破复式楼房以前是间酒吧,墙上歪斜地挂着一组霓虹灯管,破旧的灯管只有两根倔强地亮着冷红暗蓝的光,晕开一圈色彩,融进硝烟和扬尘。


    四周死气沉沉。天空,干瘦的枝杈,露出钢筋的楼房,铺着尸体的地面,还有脚边坚硬的枪械。


    七濑陆抬起左手,轻轻贴上和泉一织的胸口,感受着那颗心脏的跳动。


    每一声心跳都是来自生命的欢呼。活的,充满力量的。


    和泉一织覆上七濑陆的手,温暖的掌心贴着他冰冷的手背。


    “我永远在这里,七濑さん。”他的声音坚定又温柔。




    防卫战总会伴随着肌肉酸痛和满身灰土。七濑陆坐在浴缸里,机械地清洗着身体。第一次参与消灭丧尸的行动,他的脑内存满了腐臭血液流满地面的画面,末日的气息突然更浓烈地包裹了他脆弱的神经,让他更害怕死亡和失去。


    晚上简陋的吃了罐头,此时饥饿和恐惧一齐袭了过来。他扶着浴缸壁打算直起身体,却狼狈地摔了回去,激起巨大的水花和声响。门外的和泉一织惊慌地开了浴室的门,查看七濑陆是否安好。


    “我没站稳……”七濑陆揉了揉摔痛的膝盖,立刻出声解释了情况。


    和泉一织走到浴缸前,检查他摔得青紫的部位。


    “一织来洗澡吗?”七濑陆收回被和泉一织抬起的那条腿,挪了挪位置,腾出一点点空间。


    “我洗过了。”


    “还可以再洗的。”七濑陆小声邀请。




    两个人在狭小的浴缸里缠绵,每一次撞击都带来真实的快感和轻微的疼痛。七濑陆的双手攀上和泉一织的背部,牙齿咬上他的肩膀和脖颈,感受着对方猛烈的动作。老旧的浴室里回荡着水声、喘息声和情话。


    和泉一织并不擅长说甜言蜜语,翻来覆去都是“喜欢您”和“爱您”,简简单单、干干巴巴,却带着十二分的感情,一路灌进七濑陆的脑袋里,搅得他晕晕乎乎,搁和泉一织背上的手都狠不下心挠出痕迹。


    他抬起脑袋,找准对方的唇黏黏糊糊的蹭着,无声撒着娇,心脏都跳成了求爱的信号。


    真好。七濑陆心想。


    我还活着。









——————————————

真的很短,没什么前后文随便打着的

练1下手,乱七八糟的文字

谢谢您看到这里



评论(13)

热度(59)